溯风

作者:admin ⁄ 时间:2017-06-12

  溯风

  六月,贴墙的栀子起初只是零星缀着几朵白花,偶尔有高空的风泄泄(yi)而下,花儿微微颤,几乎是不动的,而叶则轻快地翻卷,墨绿与淡青轮奂着。不消几日的光阴,枝上的白花便满满当当,像极积雪初融时的景况。此时,教室的窗户或大开或微掩,横竖是不妨碍卷撷了花香的风沁入的。栀子的香味馥郁而温馨,给人厚重的温柔感,以及伸手方可触碰的错觉。我想,花儿是偏爱有风的季候的。

  来时也是个多风的时节。温柔的,让绿叶一点一点失了防备。

  高大的梧桐有种让人不得不欢喜的能力。来时是团簇而油绿的,于是有大片大片的阴凉,阳光甚至不能乘虚而入地投入小小的光斑。这树却不宜仰望,洋洒的绿铺天盖地,顿生被其吞噬的危机。最好的欣赏方式莫过于聆听叶语。这时又要说到风了。当一缕细风偶然闯入叶与叶的间隙,它便开始了奇妙的旅行。没头没脑的一通乱转,看尽了叶的纹理,抚尽了叶的质地,尝尽了叶的清淡的香气。风没有固定的轨迹,着了魔似的撞击叶片,沙沙的声音是叶对风的评头品足。军训进行的半个月里,叶的颜色悄然变化着。叶儿开始落进风里,羞赧般的微红,尽是羡煞旁人的心满意足。在清晨的静谧中捡拾几片躺叶吧,或许可以听到它们的故事。

  之后有段闲适的时光,天气却常常很热。南湖便成了不错的去处。看柳叶扶风,方知风的柔情,舍不开缠绵;看彼岸花开,方知风的无奈,吹不见叶绿。湖面映着山色,树影和远处临水的建筑。向湖伫立,风会带着水汽迎面而来,清凉而滋润。此时的湖面微波荡漾,泛着粼粼的光。偶尔有湖鱼翻身跳跃,便刹时惊动这恬静的风光。身后的茶园常透茶香,又是秋茶新采的时节了。

  清早,窗口透进晨光。视线朦胧中望见校园一隅。绿色是完美的主色调,苍翠,蓊郁,生机勃勃。如果夜间落了些小雨,地面还稍稍有些湿润。这时,远山、近树的上空常常腾起乳白色的水汽,初生的朝阳只射出清晰可见的数道温和的光线,只怪我目力不可及,否则定能在水汽氤氲中分辨日光折射的光彩。这是浓墨重彩的一幅图画,谁也忍不住想领略尽哪怕是深藏的细节。那闭上眼睛吧,远远的是早起鸟儿的啁啾,活泼灵动,你是否能感受到树枝在鸣唱声中轻轻的颤动;近处是清洁阿姨使用竹扫帚划动地面的沙沙,缓慢稳重,你一定可以感知这一步一向前的轻慢动作,以及生活的厚重感。而耳边,是温柔的风在摩挲耳廓,没有声音。

  我已在这里度过了一年的光景。此刻我在追溯风来时的足迹,风里有你我深深浅浅的划痕。

  风舞雪,风催花。每个季节都有它的风向,就像每个人都有方向。季节周而复始,而风却从不相同,请让我以 它遇不见同一朵花 来解释吧!

  六月,贴墙的栀子开得正好,风在这里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溯风
上一篇:闲记光阴 下一篇:温暖的句子大全,让冬日里不再寒冷(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