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公海赌船710手机版 > QQ日志 > 《老照片与旧时光》——写在母亲节前

《老照片与旧时光》——写在母亲节前

作者:admin ⁄ 时间:2017-06-12

《老照片与旧时光》——写在母亲节前
作罢这诗,想起过年在家的情景。
每到岁末,弟兄返归家中后,母亲的身影就整日忙碌于厨房与餐厅之间。在她眼里,我们仍是当年未长大的孩子;是她生命里看得最重的人。为了我们,母亲有操不完的心。
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出门的人。吃完饭呆在家里没事,翻来几本存放在衣柜角落的相册。母亲忙碌了一整天把该干的不该干的整理完事,坐到我身旁。
我翻开旧得泛黄的相册,里边的照片也旧得泛黄,可照片中母亲却是年轻的。的确,我已经忘了她也年轻过。皱纹还未爬上她脸颊之前,母亲也曾笑靥如花。为了生活、为了我们,她献出了青春。我们长大了,她却老了。
母亲指着相片说,这是我二十岁照的、这是生你的时候照的、这是生你弟弟时候、这是 。说着说着,母亲趴在桌上睡着了。忙碌了一整天,她真的困了。
我望着母亲,她那满头的青丝间已然夹着些许白发,这就是母亲失去的青春。我没忍叫醒她,沿着母亲刚才的话语,已经沉睡的记忆渐渐被唤醒,我仿佛回到从前。
父亲是家中六个儿女中的老大,母亲22岁嫁来我家。那时奶奶体弱多病,所以家里很多事情就落在母亲的肩上。
天濛濛亮就得生火做饭,白天喂猪打狗洗衣服,还照料几个年小的叔叔、姑姑。后来叔叔姑姑虽长大点,母亲又生了我们兄弟三个,所以肩上的担子也并没减轻。
由于家里劳动力少,想在生产队里多挣些工分,母亲也去生产队做工。父亲学来篾匠活,晚上编竹篮。为了多挣几个盐钱,母亲陪着父亲在那微弱的煤油灯光下也学会了篾匠活。
改革开放后,父亲去江西做玉兰片。本来是男人们的活,但母亲也要去,在江西的深山老林中一呆几个月。1985年盖新屋的每一片砖瓦都浸着她的心血与汗水。
日子过得清苦,但少见过有她觉得累的时候,也就是那些长年的操劳,以致落下许多至今无法恢复的病根。
母亲只念过四年书,但在我眼里,她很聪慧。那时候家人的衣服、鞋子不象现在商店里什么都能买到,母亲买了部缝纫机,没从师学过一天,仅仅去村里的裁缝部看了几次,以后全家人的衣服就全是母亲给做的。
母亲也很明白读书能改变人的道理,再苦累也鼓励我们兄弟仨好好念书。1989年,父亲因生意赔了,欠下很多债务。那年我正好考高中,她毅然眉都未皱把我送去学校。次年老二也考上中专,负担是越来越重。母亲省吃俭用,到年底辛苦养肥的猪全部用来还账,自家仅留点猪油。
母亲为家操碎了心,她是坚强的,但再坚强也有脆弱的时候。父亲从事收购金银玉器的生意,换到今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,可那时却被视为走私。每次父亲出门,母亲都要焚香祷告求菩萨保佑。有一次当父亲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家说东西被没收了,母亲哭了,哭得那么伤心,我们兄弟仨也跟着哭了
翻着一页页的照片,很多模糊的记忆在脑中渐渐变得清晰,然而我的视线却因泪水而渐渐模糊。
或许是母子连心,母亲醒了,看了我一眼,嘴里嘀咕 是不是煤气呛人 ,说着弯下她那被岁月压弯的腰去看煤炉的封门。看着母亲的背影,我已分不清这身影是矮小还是高大。 眼里进东西了 说着转身走向厨房,捧了捧凉水泼在脸上,遮住已经流到脸颊的泪水。
出门好几个月了,想起这些,心又飞回了家。
母亲节快到了,愿天下所有母亲身体健朗,幸福开心!
《劝孝辞》 与天下儿女共勉
舒巢乳燕嘴娇黄,但有轻声唧唧张。
自住窝中甘等食,亲穿雨里苦寻粮。
父身捕蝶翱苍野,母影追蛾掠碧岗。
羽翼齐丰飞也去,恩情尽忘不思娘。
此段诗文说两方,儿虽不孝母心泱。
良知若在今当悔,莫负双亲两鬓霜。
2017.05.11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《老照片与旧时光》——写在母亲节前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《似水而活》